当前位置:主页 > 利来国际官网 >

加息一次并非“世界末日”

加息一次并非“世界末日”加息一次并非“世界末日”

  加息一次并非“世界末日”

  ”

  《陆家嘴》:全球下行风险积聚、地缘政治风险上升,如何看待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前景?G20 所强调的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?

  塔克:我对中国和美国经济较为乐观,但比较担心日本和欧元区。英国以及其他国家一样,都需要结构性改革,只是改革具体内容各不相同,因此民众应该给政策制定者施加压力,使其加速推动结构性改革。

  《陆家嘴》:如今民粹主义抬头,外加在长期低增速的背景下,似乎不允许我们以牺牲增速来追求改革?

  塔克:美国需要公共部门投资,这也要很有技巧性的设计来提振信心。我认为美联储已经非常接近加息了,但我觉得这应该是激发信心的时刻,因为我们终于可以走出危机时期的非常规政策应对,如果能够激发信心,我们会看到投资复苏; 中国的情况仍有所不同,中国面临信贷问题,拖延可能是世界上最简单的问题,但这一定是下下策。

  《陆家嘴》:根据你的观点判断,你对于美联储加息的态度较为鹰派?

  塔克:我的确算是鹰派。通胀非常接近目标,劳动力市场接近均衡,如果现在真的还需要零利率的话,那么市场一定是进入了一个紧急状态(emergency),但我在和身边的人交流的过程中,并没有一个人表现出这种状态。我觉得很可惜的是,加一次息在目前被认为是一件惊天大事,其实这并没有必要,因为一切目标都在慢慢实现,www.w66.com。可能的原因就是,美联储在FOMC 会议期间会进行各种讨论,而这些委员们会通过不同的会后演讲来探讨这些议题,而不是在FOMC 前,这似乎是试图找到共识,我认为这类货币政策制定过程有些问题。其实即使加一次息后再降息也不是什么大事,世界末日不会因此就来了。

  《陆家嘴》:你怎么看待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和溢回效应?

  塔克:美联储这几年一定比过去更意识到这些效应的重要性。以前,美联储认为,“溢出效应可以发生在很多地方,我们不在乎,其他国家的概念非常大,www.w66.com,比美国大多了,当然会有溢回效应,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”。现在,印度、巴西、中国的动加息一次并非“世界末日”作也很谨慎,因为它们仍然担心美联储的影响。

  塔克:我们从来不会注定要失败(doomed),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自己注定会失败。西方的民主政府是非常灵活的,时间可以证明这点,而中国政府也可以很果断作出决策。最终,政客们都会加以应对,尤其是到了危急关头,此外就是技术变革要求我们必须加以应对。同时,还有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,它们仍能够保证高增速,扩大全球需求增长。印度、印尼、巴西、阿根廷等都是这样的例子。当然存在很多风险,但我们并不是走投无路。

  《陆家嘴》:根据历史,www.w66.com,几乎所有的危机都与美元升值、资本跨境流动有关。而近年来,我们可以看到资本流动越发剧烈,因此新兴市场所面临的波动可能会比过去更加严重?

  塔克:我的主要担心是,可能会出现“改革疲劳”(reform fatigue)。同时,美国银行监管模式很好,但对于影子银行没有很恰当的监管,也没有关注国家资产负债表。此前前IMF 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(Olivier Blanchard) 曾提出过要禁止一定形式的跨境资金流动,我认为这太严厉了,但各国必须要确保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不会出现问题。几年前,我和一些学者给IMF 提过一些政策建议,但需要把这些建议做实很重要。

  《陆家嘴》:危机以来,宏观审慎监管受到了空前关注。中国也在考虑“超级监管”,你有何建议?“美国模式”和“英国模式”等是否适合中国?

  塔克:我是当前“英国模式”的设计者之一,坦白说我也很喜欢当前的模式,但每个国家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具体模式。核心是,如果一方面让央行做最后贷款人(lender of last resort),另一方面又不让央行发挥监管功能,这其实就是自找麻烦。其实,此前英国的监管模式就是??英国央行完全不负责监管,我认为这几乎是最糟糕的监管框架。具体而言,英国的旧模式要求各部门协调合作,而不是跨部门竞争。但我深知,合作其实非常困难,也让英国付出了较大的代价。我认为中国能够有这种讨论对中国其实很有益。

  《陆家嘴》:对于英国脱欧事件,随着“硬脱欧”的预期升温,你认为欧盟和英国谁会受到更大的影响?

  塔克:我认为其实长期来说,这对两者都不利,因为地缘政治风险,在15 ~ 20 年的时间内可能会不断削弱欧元,双方都有影响。就短期而言,因为脱欧谈判还有很多不确定性,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呢。